華東師大校友回憶中的“後門”:混雜的,浪漫的,神奇的

澎湃新聞記者 張慧

2020-10-17 15:03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10月16日,經過7年沉寂,華東師範大學棗陽路460號校門被重新打開。
這道門被該校的校友們親切地喚作“後門”。有人説,後門是華東師範大學的魅力所在,圍繞於此形成了“後門文化”。後門回來了,引發校友們的懷舊潮。評論區中,有人想念棗陽路的燒烤,有人感嘆,後門回來了,當年的棗陽路卻沒有了,“那條街才是精髓”。棗陽路老校門啓用儀式現場  本文圖片均為華東師範大學供圖 

棗陽路老校門啓用儀式現場  本文圖片均為華東師範大學供圖 

此次重新啓用的校門是以華東師範大學中山北路3663號老校門的四根立柱形象為設計基礎

此次重新啓用的校門是以華東師範大學中山北路3663號老校門的四根立柱形象為設計基礎

澎湃新聞記者從華東師範大學瞭解到,從2013年4月20日起,為了配合普陀區棗陽路周邊環境整治和管道改造工程實施,棗陽路460號校門實行封閉。學校官方微博也曾在關閉校門後解釋説,這是趕在梅雨到來前啓動地下管道改造,解決中北校區多年汛期“看海”隱患。
後門關閉後,《東方早報》曾報道,後門外的棗陽路曾是滬上著名的美食街之一,街邊曾擠滿各地風味小吃和小百貨。2008年7月,因道路改造,部分店鋪搬遷,棗陽路的人氣開始衰落。校方“臨時關閉”後門後,生意更加冷清。
正如校門啓用當天該校師生一起朗誦的散文詩《那道門》中所寫:“也許,誰也不曾料到,很多年之後,這一道普普通通的大門,成為了無數師大人內心最深處的精神世界之門。”
多年來,這扇大門成為眾多校友集體回憶的一部分。
在《記十二年前的一次擺攤》中,該校國際漢語文化學院教授、作家毛尖寫道,我們讀書時候,後門的大小攤販,都是親人,他們賣瓜給我們的時候順便會問活動中心的舞會還是八點開始吧。那個時候,大學共同體可以輻射前後左右十個街區,學校舞會上能遇到棗陽路上所有的攤販。這篇文章結尾處寫着,“沒有小攤販的棗陽路就是一個死去的戀人”。
“大學的後門就是大學記憶的策源地,那裏隱藏着一個大學的精神祕密。我甚至堅信,一所好的大學首先得有一個好的後門。”華東師大校友、同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張閎曾在《麗娃河邊的文學幽靈》中這樣描述:混雜的後門,浪漫的後門,神奇的後門和充分“波希米亞化”的後門,它構成了一個時代的大學生活的重要方面:物質的貧困與精神上的放縱、浪漫和無拘無束。
美食是繞不開的牽絆,《華東師範大學校報》曾採訪該校社會發展學院教授田兆元,他在回憶學生時代時提到:“我們喜歡聊天,當時在師大後門的小吃街點盤幾毛錢的螺絲,花上一兩塊錢,一邊吃飯一邊神侃,不亦樂乎啊!”
“在華師學習三年,度過了理性又熱情的時光,而這份熱情,就有棗陽路為紀。”華東師範大學2011屆校友何女士告訴記者,畢業後,她一度不敢離學校太遠,租的房子也挨着棗陽路,就想着可以不時過去,去看看那些小店。
在她的印象中,每每下課後的傍晚,後門棗陽路上總是歡聲笑語。這條路不寬,店面卻不少,出了校門往右走可以一路吃過去,肉夾饃、煎餅果子、麻辣燙,家常菜川菜小館子,還有不少奶茶鋪,價格確實公道,味道也不錯。除了吃喝,飾品、衣服、配眼鏡的小店也琳琅滿目。而出校門往左走,還有幾家小理髮店,不遠處就連接着長風公園。
週一到週五的傍晚,這裏基本都是學生,週末還會疊加長風公園的遊客,往往是人車不斷,穿梭如織,一些小攤販甚至直接在馬路中間吆喝起生意。
在學習之餘,和同學們出後門打牙祭,週末帶遠道而來的朋友逛棗陽路、長風公園,天熱的時候鑽小館子蹭空調,天冷的時候買一個熱乎的烤紅薯,這些都成為那幾年生活的一部分。
“如果校園是家,它就像是一條家後門的小路,可以穿着睡衣拖鞋散散步,放鬆身心。”她期待着,等棗陽路重開了,再過去看看。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鄭浩
校對:丁曉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華師大,後門

相關推薦

評論(53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户端下載

熱話題
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