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湃

訂閲

明亮的對話,澎湃的思想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30

首先,我們是自己身體的主人。在雙方均成年,且不存在脅迫的情況下,戀愛的人是否要發生性關係、什麼時候發生性關係,應由當事人自己決定。
這裏面可能有一些隱含的問題。
一個問題是,如何確定發生性關係是雙方經過思考、出於自願的情況?
比如,一些女孩會困惑:如果男友表示要發生性關係,我可以拒絕嗎?她們會擔心拒絕會傷害彼此的關係。
比如,一些人會覺得拒絕性可能意味着自己太土、落伍、拘謹;
比如,一些人認為接受性意味着失去了重要的東西,或者代表了一生的承諾;
……
記得有一部電影叫《完美陌生人》。影片中女兒給父親打來電話,求助是否接受男友“一起過夜”的請求,父親是這樣説的:“這是你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時刻,是你會銘記一生的事情,不僅是你明天和朋友聊天的談資。如果你以後想起,無論何時回想起來,這件事都會讓你嘴角帶笑的話,那就去做吧!但如果你並不這麼認為或者不太確定,那就忘掉它吧!因為你還有大把的時間”。
另一個問題是,辦證後再發生性關係,如果婚後才發現彼此性關係不協調,是不是這個時候分手的成本過高?
還有一個問題是,我們如何看待相愛的人發生性行為這件事情在道德上位置。
每一個選擇背後都隱含了當事人的很多信息。我認為,最重要的是,我們知道,尊重自己、尊重對方,活得真實和自由一點。

11

這種説法是有一定道理的,首先明確一點,所謂的冷血殺手,在生理上其實可能缺乏的是共情能力,而共情能力又和情緒知覺是聯繫在一起的,許多冷血的變態者之所以缺乏同理心,很可能正是因為他們的大腦情緒系統出現了故障,他們很少能感到內疚與羞愧,不知道何為“良心不安”,也不會對他人的痛苦感到同情,這導致他們能夠輕易的做出傷害他人的舉動。從我們已有的犯罪記錄看,許多被緝捕歸案的連環殺手都具備一些共同的性格特質,如冷漠、不易衝動、情緒穩定、不會理解他人痛苦,這與生理上缺乏共情能力是完全一致的。
比如歷史上有許多經典案例,1966年美國一個前軍官攜帶了7把槍登上了堪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一座塔,之後向塔下掃射,14人被殺害,他還殺害了自己的母親和妻子。法醫分析發現,這個人大腦中靠近杏仁核的區域存在一個小腫瘤。精神病專家推測,可能正是惡性腦瘤的原因,導致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和行為。2019年時德國的一項研究利用MRI和CT掃描研究發現,162名暴力型罪犯中有42%的人至少存在一個異常腦區,125名非暴力型罪犯中有26%的人存在異常腦區,而在52名普通人中這個數字只有8%,因此大腦異常似乎更容易解釋一個人對其他人做出的傷害舉動。
除了大腦病變外,科學家目前已確定包括MAOA、SLC6A4、AVPR1A、CNR1在內的一些基因會影響個體的共情水平。當然,並不是説基因或大腦問題一定會讓個體成為那種變態,從概率來看,人類天生有3%的人是反社會人格,但極端的犯罪者並沒有那麼高的比例,因此,你所謂的變態往往是生物學因素與環境因素混合作用導致的結果,例如,生理異常的個體如果出生成長在情感剝奪的環境中,遭受過父母或其他親人虐待、冷落、折磨、辱罵及其他傷害,那就更容易走上歧途了。
順便帶個廣告,我的科普作品《從猿性到人性:生命史上最完美的劇本》裏有更詳細的相關內容,有興趣不妨買本一讀~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